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海上的庆典-01

突发短篇,脑洞来源于3月12日新刊题材生成器——日向创在豪华邮轮上被陌生人换上女装假结婚的16页防水材质激甜本(扭开脸

有日向女装描写,假结婚应该在下篇(还没写完x

后天补考我还在这里摸鱼,非常慌张,尽管慌张也还是只想摸鱼……orz唉

祝食用愉快(扭开脸

-1-

昨天晚上已被熨烫得平平整整的白衬衫和黑马甲被妥帖地穿在身上,但是从未有过打领结经验这一点让日向创在更衣室里浪费了更多时间。他对着镜子一遍遍整理红色的领结,皱着眉看它是否工整,最后轻轻呼出一口气,放下手来。

所处的空间有轻微的晃动,但不是因为地震。日向创现在在一艘叫“新世界号”的豪华邮轮上,名义上被一位姓山本的富商雇佣,成为船上的服务生之一。今天正是出航的日子。

先前日向登上甲板看过,天色算不上好,总有点风雨欲来的不祥感,但他在船上也没什么发言权,只能安慰自己“反正那位富商也在船上的”,前来更衣室准备开始工作。被换下来的学生款白衬衫皱巴巴地缩在洗衣篓里,最后看了它一眼,日向转身准备离开。

纵深七米的更衣间里亮着白灼灼的灯光,把涂着白漆的房门映得晃眼。他拧开门把,刚往外走了一步,便意识到他即将被一个陌生人撞上了。抬眼一瞥之下他只知道对方逆光走在过道上,却不知为什么那人贴着墙边走,此时离日向不过只有两步远。日向连忙后退,礼貌性地道一声“对不起”,让出对方身前的路来。

不料那陌生人脚步一转,随着他的后退而逼近,捏着日向的肩把他推回了更衣间,并且反手关门。惊愕之下,日向没有作出像样的反抗,就重新和他一起站回了白得晃眼的灯光下,眼睁睁看着对方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一眨,其中冰河化冻一般漾出了笑意。

“我还真是幸运呢,即使甩开了忌村前辈,也能找到合适的搭档嘛。”他上下端详着日向创,又点点头,满意道,“确实很合适,可惜就是高了些……不过忌村前辈准备的也是长裙,即使换上应该也不至于有伤风化……”

这人穿着绿色的长外套,一头蓬松的白发如冻结的火焰,日向从没在船上见过他。如果是客人的话,就不能太过无礼。忍耐着渐渐升腾的不适,日向道:“请问您是登船的客人吗?”

对方点头。

“请将船票取出来,让我检查一下。”

男人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张烫金的船票,递给日向。票上印刷着他的名字:狛枝凪斗。罕见的名字,但票是真的。日向把票还给他,斟酌着交涉的措辞。

“那么客人,您以无礼的态度把我推回了更衣间,是需要什么帮助吗?如果需要的话请快说,因为我的工作时间也快要到了。”

名叫狛枝凪斗的男人眼睛一亮:“这里是更衣间吗?真巧啊!”

他蹲下身,打开了手里提着的袋子,取出一条形似婚纱的白色长礼裙来。

日向:“???”

狛枝:“既然是更衣间,那事情就方便多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首先你换上这条裙子——”

日向:“你是变态吗?!”

他后退一步,试图与狛枝凪斗拉开距离。然而就在此时,船身突然猛烈晃动了一下,日向重心不稳,反而往狛枝的方向倒去。狛枝露出意外的神情伸手接住他,却被日向用力推开,后背重重撞上墙壁。

“你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

日向抿着嘴站在原地。晃动渐渐平息下来。

狛枝叹口气:“那我从头解释一遍吧。拜托你换上女装并不是我的个人兴趣——不知道你是否了解,这艘船的主人山本,是绝望残党的一员?”

看着日向因惊讶而睁大的眼睛,狛枝得到了答案。

——然后,趁着日向呆在原地的时机,狛枝猛地扑上去。入职未来机关前受到的格斗训练有了用武之地,他把日向摁在地上,飞快地扒掉他身上的衣服,又把白礼裙给他套上了。出于尊重个人隐私的原因,他没有动日向的裤子(另一个原因是皮带解起来很麻烦),最后他扯好裙摆,粗略地观察着领口袖口一片凌乱的日向(忽视了他咬牙切齿的狰狞表情),感叹道:“确实很适合嘛——说真的,你比忌村前辈更适合做我这次行动的搭档啊。你的名字是……”

抓住狛枝片刻的松懈,日向的右手挣开钳制,猛力击打狛枝的脸颊。对方痛呼一声,往后仰去,日向顺势坐起身,抓住狛枝的领口,反过来将他摁在地上,用恶狠狠的语气自我介绍道:

“我的名字是日向创,是个男人!!你这个变态还是赶快下船比较好!!”

“很高兴认识你,日向君,总之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日向将更衣室的门反锁上,回到狛枝面前。他还穿着那条白礼裙,因而一眼都不想看镜子里的自己,但是不知为何狛枝凪斗却用非常欣赏的眼光看着他。日向越发觉得他是个变态了。

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已经够让人焦头烂额了,这样严苛的世道竟然还有变态盛行,人生真是不易……

裙摆底下还有黑西裤,这个事实让日向稍微舒心了些。因为做不出娘娘腔一般整理镶着蕾丝的领口的动作,所以他只好任由胸口那一片区域保持凌乱的状态。盘腿坐在狛枝面前,日向示意狛枝可以开始解释了。

“是这样的,我到这艘船上来,是为了毒杀山本先生。”他一张口就说出了惊人的言论,“山本他的财富是支持着绝望残党继续活动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所以我接到‘必须解决掉他’的命令,这就是我登船的原因。要实施暗杀计划,我还需要一位搭档,我觉得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你了。”

日向:“………………你太坦白了吧,这种事可以随随便便对着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出来吗?听起来反而很假。”

“我是个运气相当好的人,所以你绝对不会去向山本通风报信的。”

确实不会。日向也不喜欢绝望残党。尤其是得知希望之峰学园的闭校正是超高校级的绝望肆意活动造成的结果后,他就对这个群体完全没有了好感。

“可是,你本来是给自己准备好搭档了吧?那位……忌村前辈?”

狛枝叹气:“她是上头给我派来的。虽然由我这样的废物残渣来说有点过分,但是忌村前辈不适合这次行动……她调配的毒药倒是很棒,简直美妙无比!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药剂师啊!”

“超高校级的药剂师?!”

“日向君,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明白的——才能者身上是散发着光芒的。”狛枝张开双臂,兴奋地比划起来,“他们各自有着独特的气场,普通人站在他们身边的话,马上就会感觉到自己的黯淡和平庸。就连性格特殊、习惯性畏畏缩缩的忌村前辈,在她的药物室里也会变得气势十足,让人深感自卑啊。我这种除了幸运之外一无是处的人是不配站在忌村前辈身边的,一旦这么想,我就明白这次行动不可能成功。因为忌村前辈是无法独自完成这次任务的,而有她在的话,我也无法完成这次任务。”

日向:“……?抱歉,我不太听得懂……”

“普通人的理解力也就到这个层次为止了吧。原因很简单,因为忌村前辈是超高校级的药剂师,所以——她只在制作药物这方面登峰造极。至于如何下药,她是一概不知的。”狛枝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她是才能者,山本一定能够认出她来,因为忌村前辈的才能无时无刻不在闪着光嘛,那我们的暗杀行动就失败了。”

“所以你找上我,是因为我看起来……很普通?”

狛枝赞同地点头。

“你走吧我不会帮你的。反正没有那位药剂师在,你就能完成任务了吧?那你自己去下毒不就好了。”

日向站起身,准备要把服务生制服换回去。狛枝眨眨眼,连忙拉住他的手:“不是的日向君!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没办法见到山本的面啊。”

“为什么?”

“他爱好比较特殊……绝望残党差不多都有些奇怪的爱好,山本的爱好是为一些特别的情侣举办婚礼。”

“……你的意思是……”

“设定是这样的,我们都宣称我们是绝望残党,日向君是个女装癖,而我们都是homo,这应该足够特别,能够让山本见我们一面了。见面时我就趁机给他下毒。如果我独自前来的话,山本他没理由见我,对吧?”

“我拒绝!”

“我会付你报酬的,日向君!”

“用钱就能买我的尊严吗!我不是女装癖也不是homo!!”

“可是,日向君——这是为了希望而必须做出的牺牲。”狛枝站起身来,扶着日向的肩膀,以严肃的语气说道,“我代表未来机关,向你提出请求,请协助我吧。——而且我也不是homo啊!我也很不喜欢这个计划的。”

“要穿裙子的又不是你!”日向顿了顿,再次瞪大眼睛,“你说什么……你是未来机关的成员?”

“除了未来机关,难道还有哪个民间的义务组织会筹划暗杀绝望残党中的高层人物吗……”狛枝无奈地叹气,“日向君你真是迟钝得让人绝望。”

日向忍无可忍道:“不要对着初次见面的人一遍遍地说‘你很迟钝’或者‘你很普通’,可以吗?”

 

“看着你,我就觉得未来机关承诺的充满希望的未来其实只是一片黑暗。”

“日向君你闭着眼的话当然是看不到任何光明的……睁开眼吧,我帮你把裙子整理好了哦?”

“简直不敢想象我走出去以后的情景……我可以戴面具吗?”

“日向君很适合这条裙子啊,我说真的。忌村前辈不喜欢穿短裙,所以我给她挑了偏长的款式,正好你比她高了大约二十厘米,裙摆的位置现在刚刚好。”

“也从来没有哪个一米八的穿裙子吧!裙摆在什么位置我根本不在乎!”

“而且日向君的胸围……唔……我冒昧问一下,是多少啊?”

“我不知道!你说过你不是homo的吧,你说过了吧?!”

“我这样的渣滓哪敢奢求别人的爱啊,我只想成为希望的踏脚石,硬要说的话只会爱着希望哦——所以请放心吧日向君,让我们一起为了充满希望的未来而努力吧!”

“……果然未来机关所说的未来只是一片黑暗而已!”

日向创自暴自弃地睁眼,对上镜子里的自己的视线。他肤色不够白,偏小麦色的健康男生的肌肤衬着白色的蕾丝,相当不伦不类。更别提他的肩膀还宽了……从头到脚,只有束起的腰能和女生稍微贴边。

狛枝还在一旁大加赞赏:“肩宽腰细腿长,根本是理想身材,肤色在某些人看来也是很性感的类型——”

“你闭嘴!”日向抚额,“有……假发吗?”

“没有准备……如果日向君很想要的话,我可以去帮你找一顶。”

“已经开船了吧,你要去哪里找啊。”

“我运气很好的,所以,以物易物——应该就可以了吧。”狛枝露出一个微笑,“日向君请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会儿,不要擅自离开哦。”

“不用你说我也不会走出这扇门的……”

“反正船上没人认得日向君吧?平凡的小人物就该有自己只是尘埃的自知之明,放任聚光灯效应影响自己,不仅干扰了别人,也会让自己很不痛快。”

“你是不是忘了,在你逼我换上女装之前,我穿着服务生的制服啊?”日向叹口气,“这艘船上的服务生都是从港口的偷渡客中选出来的,那之中很多人都认得我,还有招揽我上船的那位主管,要是被他们认出我来,你就很难自圆其说了。”

 

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发生后,先是绝望残党四处引发动乱,后是未来机关对抗绝望残党、导致局部冲突的发生。大陆不宜人居,这是很多幸存者内心的想法,于是随着逃到海面上的富商增多,潜伏在港口的偷渡客也增多了。

日向并没想过偷偷出海,但时常走到海边散心的他还是和偷渡客们有了交流。他之所以答应了那位主管的招揽,也是因为一夕之间,他发现港口周围了无人迹,探头探脑观察邮轮的人们都消失不见了,虽然主管说那是因为他把偷渡客们全都招揽上船了,但日向还是有些担心,这才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据他所知,在港口附近游荡的人有将近八十个。不经筛选的将他们全部带上船这一行为相当可疑——虽然新世界号确实很大。

 

闻言,狛枝也皱皱眉:“山本带了很多人上船?”

“带了差不多八十人,名义上都是聘请他们在邮轮巡游的三天内担任船上的服务生。”

“八十个……有点多了。”

“而且我上船这两天来,并没有见到多少个熟人。我们都被限制了各自的活动范围,例如我就只能在甲板上活动,如果其他人也得到了这样的指示,那倒是说的通我为什么见不到他们。”

“可是,为什么要限制活动范围……”狛枝陷入思考,“他是不是想要阻断你们之间的情报交流?”

“那山本在谋划着什么呢……”

“可以预知的是,在海上什么都可能发生,因为杀人弃尸非常方便。这次任务可能没有我想象中简单。”

日向抿着嘴:“杀人弃尸……?这么想也太……不太可能吧?”

狛枝回以一声嗤笑:“日向君忘记了吗?船的主人是绝望残党。他们的领头人江之岛盾子曾经诱导预备学科将近五千人为她而自杀,整个群体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用善意来揣测他们的话,你会死得很惨哦。”

“……”

“那么,我去给日向君找假发了。啊,日向君想要卷发还是直发呢?对发色有要求吗?头发的长度呢?”

“………………我不知道!随便好了!最好是刘海很长、能够把脸完全遮住的那种!”

“那样太诡异了,驳回!我需要对外宣称我是个homo还要和女装癖结婚已经很苦了,日向君就不要再增加我的心理负担了可以吗?”

“我需要宣称我是个homo还是个女装癖甚至穿上了裙子,我心理负担也很重好吗?!而且我完全是被你随手抓过来参与这项任务的,拜托你态度好一点!”

“这一点我可得澄清,我不是随随便便选择了日向君的哦?日向君是真的很适合当我的行动搭档,第一眼见到日向君时我就这么觉得。”

“……因为我适合穿女装?”

虽然这么猜测了,但是就连日向自己都不相信。在他看来,适合这条裙子的分明是狛枝凪斗。纤瘦的身形,偏白皙的肌肤,容貌也精致俊美,穿上这条白礼裙也只会被人当作长相中性的高挑美人,绝不会像自己一样不伦不类。

狛枝也摇摇头。

“因为日向君和我很像,”他这么说,“你也憧憬着才能吧?你也向往着希望吧……这样的人离坠入绝望只有一线之隔,江之岛曾经这么对我说过。所以,如果是你的话,不仅不会引起绝望残党的警觉,甚至可能被他们视为预备成员,你被安排在最易逃走的甲板上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我怎么可能绝望啊……而且,和你很像这一点也是无稽之谈……”

“这种脆弱的坚持有着和希望的光芒相类似的特殊美感呢。”

留下一句难懂的话语,狛枝终于离开了更衣间。日向追过去把门再度反锁,最终决定就当没听过狛枝刚才讲的话。

他的话要是都一一思索,不仅太累,也太难懂了。反正两人只是临时建立的合作关系,不去管那么多也可以。

——我这样的渣滓哪敢奢求别人的爱啊。

再度挥散脑内回响着的方才的交谈,日向不禁喃喃出声:

“他真的是未来机关的成员吗……该不会已经绝望了吧?”

舷窗外的天渐渐蒙上一层灰色的云霭。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25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