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除了幸福、希望和爱01(下篇)

有可能会引起不适的ooc,请多包涵。我不擅长写komahina之外的人……(大鞠躬)

希望狛枝和日向能好好地谈一场校园恋爱,真的,别无所求。

以下正文↓↓↓

 

自以为单方面被欺骗,这才是他生气的真正原因。

 

-2-

 

没有谁愿意在冬天里一屁股坐在浸透了冷空气的椅子上。

 

所以,一个小小的坐垫就能极大地提高学生们冬天里的幸福感——基于这个原因,索妮娅兴奋地拜托了家臣购置15只坐垫,准备分送给班上的同学们。之所以如此兴奋,是因为王女之前的人生中从来不需要坐垫提高幸福感,她使用的椅子从来都是自带软绵绵的椅面的,坐垫对于她来说是很新奇的东西……略过不提吧。

 

不过,西园寺并不喜欢和大家使用同样的东西,所以她精挑细选,找到了一只和她的和服很相称的鹅黄色坐垫,视若珍宝,天气一冷就迫不及待地用起来了。

 

“呜……呜……明明在狛枝哥出去之前都还在的……喂,母猪,是不是你偷走了我的坐垫啊!是的话就赶紧还给我啊!”

 

“咦——!不、不是——”

 

索妮娅打断道:“总之,大家先到处找找看,说不定只是不小心被放到别的地方去了……”

 

虽然很想吐槽“哪里会有这样的不小心啊”,但是为了班级和谐,众人选择了闭嘴,于是在聚餐之前,大家纷纷四散开来,寻找那个应当很显眼的鹅黄色坐垫。日向走到西园寺的座位旁边,皱眉道:“……西园寺的坐垫被谁拿走了,你们没有见到吗?这个坐垫……应该挺大的,而且颜色也很明显……”

 

无论是提在手上还是装进袋子拿走,西园寺的坐垫都很可能被人注意到,可是教室里的77期生们动作一致地摇头。

 

九头龙:“没有人注意到么?我们没有这么忙碌吧?”

 

左右田挠着头说道:“并不忙碌啊……因为我们的任务就是帮七海设置游戏机嘛,但是七海一直不在,我们对游戏机一窍不通,只能闲聊啊……”

 

九头龙哈的一声笑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的话,就是带走坐垫的那个人有意隐藏吧?“

 

——也就是说,坐垫是被人蓄意带走的。日向看了一眼地面,嗯了一声:“我知道坐垫在哪里了,毕竟这层楼也没有好藏东西的地方……七海,可以跟我一起过去么?”

 

“诶?嗯,可以哦。”

 

两人一起往外走了几步,然后,日向无奈地回头,对着一言不发却紧随其后的狛枝说道:“你也要跟来?话说,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啊。”

 

“因为我想知道日向君对这个事件的看法啊——让我听听你的解答吧,预备学科。”

 

“你……”停顿片刻,日向生硬地转移了谈话对象,“七海,我们去杂物室。”

 

七海看看一脸爽朗笑容的狛枝,又看看似乎闹起了别扭的日向,点点头跟上了日向的步伐。狛枝完全无视了自己不受欢迎的气氛,和他们一起离开了教室。自从狛枝和日向两人碰面以后,气氛就总是有些不太对劲——唯吹首先提出了她的疑问。

 

“小凪斗好像并没有很讨厌小创创?是吗,唯吹的感觉对吗?”

 

左右田抚额:“不,明显很讨厌吧,刚才都当着日向的面叫他‘预备学科’了。今天请日向过来好像还是不太好吧……”

 

唯吹提出反论:“可是,小凪斗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创创哦?之前他都是直接无视他讨厌的人的。”

 

西园寺气呼呼地鼓起脸颊,翻了翻狛枝随手放在自己桌子上的零食,忽然惊喜地喊出声:“软糖!还是我最喜欢吃的味道……没想到狛枝哥还是有点用的嘛。呀!”

 

她失手把那袋软糖摔在地上了,连忙蹲下身去捡,这时她才发现椅子旁边的地面上有一滩小小的水渍,颜色淡到几乎没有。她抽抽鼻子,似乎猜出了水渍的来源。

 

“狛枝哥出门前给我们泡了茶对吧……?”

 

西园寺努力回忆起来。

 

“喝了茶的除了我……还有七海姐,和——”

 

 

“西园寺同学,你的坐垫。”

 

七海带着鹅黄色的坐垫走进教室。日向和狛枝跟在后面,出乎众人意料,他们之间的气氛看上去很融洽,现在甚至还在说悄悄话。

 

左右田露出了被打脸的痛苦表情(颜艺)。

 

西园寺放下软糖,跑到七海身边,一把抱住了自己失而复得的坐垫,但是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开心。

 

“七海姐是在哪里找到的呢?”

 

“……在烘干机那里哦。”

 

“果然是那里……那么,这次左右田哥也算是立了功!”

 

“其实呢——”狛枝突然插嘴。日向下意识想要捂住他的嘴,伸出的右手却被狛枝按了下去,“果然还是我这个低劣的废物影响了大家的兴致……一切的起因都是我泡的那壶茶。啊,真是不幸,如果是我自己遭遇不幸也就算了,然而”

 

“茶水弄洒也不能怪你吧!”日向打断了狛枝的话。

 

西园寺看着七海的背包:“我发现那滩茶渍以后就在想,应该是喝了茶的其中一个人弄洒了茶水,沾湿了我的坐垫,然后大概是拿去烘干机那里处理了吧……是不是七海姐呢?在设置游戏机的时候突然离开的七海姐,是不是把湿了的坐垫放进了自己的背包,这才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带走了坐垫……”

 

 “不、不是那样的!”

 

日向无言地看着狛枝。一如对方所预料的那样,在七海被误解的处境下,真正拿走坐垫的那个人不可能不出声——而狛枝脸上的笑容还是爽朗的很。

 

 

和七海走出教室以后,日向径直往杂物间的方向走去。

 

“西园寺的座位旁边有茶渍,说不定她的坐垫只是因为被某人弄湿,所以带去了烘干机那里进行烘干。”

 

“说到茶,我也喝了呢。”七海的食指顶着下巴,仿佛在回忆什么。

 

“说到茶,那是我泡的哦。”狛枝主动给出情报,“我记得除了七海同学,还有西园寺同学、罪木同学两人分别从我这里拿走了一杯茶。”

 

“而且喝下去才知道,竟然是乌龙茶……”七海深深叹了口气。

 

“确切说,是加了料的乌龙茶,排毒效果更加明显哦。”

 

“……?”日向嘴角抽动着问狛枝,“该不会,她们三个都去了洗手间的原因,就是你泡的这壶茶吧?”

 

七海又一次叹了口气。狛枝的表情爽朗而阳光。

 

“……”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日向只能沉默着走进杂物间。在杂乱放置的拖把和扫帚之间,一台灰黑色的机器发出类似吹风筒的轰鸣声,烧烤架改装的烘干台上躺着一只软绵绵的鹅黄色坐垫。

 

“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罪木是怎么把坐垫带出教室的了。”

 

“诶?”七海闻声抬头,“日向君不觉得会是我吗?毕竟我可以把坐垫放进背包里带走哦。”

 

“七海的背包里放着的都是游戏机吧?”日向作为七海放学后的固定玩伴,已经非常了解对方的习惯了,“七海不可能会把湿了的东西放进装了游戏机的背包里,这一点我可以非常确定。”

 

“竟然是罪木同学……嘛,确实,她在走廊上听见西园寺的尖叫声的时候慌乱得不太正常。”狛枝看着日向的目光堪称热切,“没想到区区一个预备学科竟然有着快速解谜的能力,日向君,沉睡在你心底的希望真是美妙至极!”

 

“……我猜,罪木只能利用她的大衣达到偷偷带走坐垫的目的了。”置若罔闻的日向比划着,“虽然看起来可能会臃肿一些,但是总比拿在手里走出去好。况且,西园寺当时已经和小泉一起去了洗手间,她应该不想被西园寺发现吧。”

 

“毕竟是罪木同学。反正烘干只需要十分钟,那么在十分钟之内不被西园寺同学发现坐垫不见、再悄悄把坐垫还回去,这次意外就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掩盖过去了吧!”

 

“可是,十分钟之内不被西园寺发现……很难做到吧?”

 

七海摇摇头:“其实,西园寺同学离开教室之前在和我一起玩游戏,她很兴奋地说回来以后会马上来找我……罪木同学可能在赌她不会注意到自己座位上的改变。”

 

狛枝恍然大悟道:“结果,日向君和索妮娅同学带着坐垫回来了,而且七海同学还不在教室里,西园寺同学肯定是被影响着去看了看自己的座位,结果掩盖行动就此大失败……这么说来,日向君,你要是迟些到的话——”

 

“要这么说的话倒不如你不要泡茶就好了啊!明明你的茶才是一切的起因吧!”

 

七海苦恼地拿起了已经完全干了、还暖呼呼软绵绵的坐垫,抱在了怀里。

 

“接下来怎么办?要不然,我对西园寺同学说是我弄湿了她的坐垫好了吧……”

 

“……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主意。”

 

狛枝却说:“我赞同七海同学的意见哦。不过要稍加修改。”

 

 

“……肯定没关系的,日向君,罪木同学可是很怕麻烦到别人的性格哦?”

 

“那又怎么样?话说回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的发展都太奇怪了吧!只不过是坐垫被弄湿了而已,现在却闹得像公开处刑一样!”

 

“虽然是很绝望的发展,但是正因此日向君心里的希望成长起来了——”

 

“你一直口口声声说着什么希望希望的,该不会‘希望厨’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家伙吧?”

 

“因为希望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呀!日向君不这么认为吗?当然啦,日向君也快要成为我的本命了,以后我提到日向君的次数一定会越来越多的吧。”

 

“不、等等、什么?!狛枝你——”

 

“不是那样的!”罪木的声音突兀地打断了日向和狛枝之间走势不妙的对话中。她站在离后门最近的位置,仿佛要把勇气和眼泪一起挤出来一般紧紧闭着眼睛。

 

“十分……十分抱歉,西园寺同学!这件事是我做的!我不小心把你的坐垫弄湿了,所以才想着在你发现之前把它烘干……”

 

“为什么不告诉我嘛!笨蛋、白痴!我就是不喜欢你这样鬼鬼祟祟的做着什么事的模样啊!”

 

“告诉你的话会被骂……”

 

“现在不也还是会被我骂!你蠢死了!”

 

“呜、呜哇——!对不起!对不起!”

 

西园寺气呼呼地瞪着罪木,隔着整个教室的距离,罪木在那边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算了。”

 

西园寺撇过头。

 

“反正我早就知道你是这样的家伙了……而且,也看在你很认真地帮我洗了坐垫的份上。”

 

罪木长长地“咦”了一声在墙角缩成一团:“你、你怎么知道……”

 

“痴女!变态!在洗手间见到你的那时,你以为你当着我和小泉姐的面摔倒、我就发现不了你压在背后的坐垫了吗!我又不是花村那样的色情狂处男!”

 

花村:“…………诶?我什么都没做啊,不过话说回来罪木同学又摔倒啦……”

 

“那、那你还……”罪木已经羞耻地捂住了脸。

 

“我、我刚刚才想起来嘛!吵死了你这个肥猪!”

 

 

“真是充满希望的结束啊,日向君,你不这么觉得吗?”

 

“我觉得这件事太奇怪了啊……下次我绝对不要再掺和进你们的事情来了,超尴尬的。”

 

“以后就不是日向君说了算了哦——要不要掺和进‘我们’的事情来。”

 

狛枝压低了声音在日向耳边说着话,吐出的温热气息和寒冷的空气交相侵袭日向的耳廓,那里迅速染上一片晕红。还想在说些什么的狛枝下一秒就被左右田扯开了。

 

“狛枝!你对我的心之友做了什么啊,明明从教室里出去的时候还是很想和日向吵架的样子,现在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像好朋友!过分!”

 

日向不着痕迹地扒下了左右田搂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左右田顿时泪眼汪汪地看着日向:“虽然和你成为朋友是迟了一些,也花了很长时间……嘛,不要这么斤斤计较比较好哦?”

 

“什么叫迟了‘一些’!根本是最后才和我做朋友的好吗——不对,认真说起来最后一个应该是狛枝……可是,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你怎么会和狛枝更加亲密嘛!肯定有哪里不对劲!”

 

“我才是很惊讶,明明只是普通地在进行交际,谁知道后来会发现认识的人全都是一个班里的学生啊!”日向纠结地抚额,“还冒出一个你,吵着说‘不要做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你的竞争意识真的很奇怪!”

 

“因为田中那个混蛋已经以你为话题和索妮娅同学开开心心地相处了快一个星期了啊!我、要是我不找你的话,就根本没办法加入谈话啊!”

 

“这种时候就干脆大大方方地放弃加入谈话了好吗!”日向转念一想,不由一惊,“等等,什么叫‘以我为话题’?我做了什么要被他们当成闲聊的话题啊!”

 

左右田顿了顿才回答道:“可以和本科生融洽相处的预备学科,这不是稀有到可以聊很久嘛……”他拍了拍日向的肩膀,“真羡慕日向君能够被索妮娅同学常常挂在嘴上的待遇……”

 

“那我来做本科生,你去预备学科怎么样?”

 

“容我拒绝!”左右田嘿嘿一笑,转头跑了,“对我来说,能每天见到索妮娅同学才重要啊!”

 

日向叹了口气,靠在一旁的课桌上,侧过头看着依旧站在他身边的狛枝:“你一直跟着我到底是想做什么啊,难道说是想吃草饼?”

 

“其实我不喜欢吃草饼。难道说日向君很喜欢?”

 

“这、这个嘛……”

 

“我是在想啊,日向君真的没有超高校级的才能吗?”狛枝突然伸出双手扶住日向的脸,凑得近近的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想要确认对方有没有撒谎一般,“总觉得日向君和其他的普通人不一样……日向君眼里藏着希望。可是区区预备学科心怀希望又有什么用呢?说到底这应该是无用又自大的憧憬……我本应讨厌日向君才是。要讨厌得不得了、讨厌得想要杀掉你再自杀这样的不得了的程度才是。”

 

比起狛枝渐渐变成自言自语的话,日向更在意两人之间的距离——他努力想要推开狛枝:“太、太近了啊狛枝!离远点再说话!”

 

“回避重要问题这种特点也很普通……”最后狛枝带着困惑的表情把刚才将近亲吻的距离拉开,“到底为什么我会对日向君这么在意呢?”

 

“敬、敬谢不敏!”日向把狛枝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抓下来以后就逃也似地把距离拉得更远,“讨厌我的话就不要跟我来往好了,今天你一路尾随也不是我要求的!”

 

“可是我不讨厌日向君。”狛枝露出一个厌烦的表情,“不愧是预备学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对牛弹琴吗?预备学科知道‘本应该’这个词的意思吗?”

 

“你这个态度真的是‘不讨厌’吗?!”

 

“因为我在生气哦。我这样的废物也只能毫无道理地生气了,虽然知道日向君没有错,但是就是会忍不住很生气……预备学科就扮演好预备学科的角色,不要试图染指充满希望的主角位啊!”狛枝捂着额头,显得更加厌烦了,“喜欢上对方以后才发现对方竟然是最讨厌的预备学科,这样的发展也太绝望了吧。”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根本想不到让给我草饼的你会是这么反复无常的一个人啊,谁会知道你讨厌预备学科啊,我要是知道的话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我才该生气吧!”

 

“请日向君务必出现在我面前。”低着头的狛枝轻声说道。

 

日向:“……………………”

 

狛枝凪斗,好难懂。

 

难捱的沉默中,日向看到索妮娅在分发坐垫,七海那边似乎也准备好了,连忙向狛枝抛下告别的话语:“游戏会好像可以开始了,我先过去帮忙准备一下……你也一起来玩吧?”

 

——下意识地邀请了对方。

 

“像我这样低等的废物渣滓没有资格加入大家的啦……但是和日向君玩的话还是有自信的哦?请多指教,日向君。”

 

狛枝凪斗再次伸出右手来。这是握手礼的姿势。

 

日向犹豫片刻,握住了他的手……这一次对方没有再把手收回去了。

 

 

故事没有在春天开始。

 

后来日向创也没有设想过“如果故事在春天开始”这样的发展。他当时没有意识到故事已经开始了。虽然狛枝凪斗是一个奇怪的人,但不足以搅乱他的生活——入冬那一天,直到他和77期的各位分别为止,日向都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在黄昏里挥手告别,然后走上各自回家的路。

 

日向创再和狛枝见面,就是在另一个匪夷所思的境遇之下了。

 

那天日向坐在教室里上课,教室们突然被推开,老师和学生们动作一致地扭头望向门口——日向顿时萌生了不祥的预感,狛枝凪斗?他来这里做什么?

 

“真抱歉啊,不知好歹的我打断了诸位珍贵的学习时间……不过我有急事,必须现在借用一下日向君。”

 

他快步走到一头雾水的日向的座位旁,将他不容分说地拉走了。

 

 

-01 fin-

 

评论
热度 ( 123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