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危险的小虎牙01

×满足了一下我的某个脑洞:二话不说扑上去就开始咬人的日向君……还有被咬得开开心心♂的狛枝……

×日向的设定是有一双小虎牙,狛枝不算太病但是略痴汉。

×写了一天有点懵逼了,而且这篇算是复健……看得开心就好系列orz

 

小虎牙属性超可爱——狛枝凪斗是这么觉得的。 

 

-正文-

 

狛枝凪斗是一位全职作家,也拥有一个为人熟知的笔名。凭借写作赚回来的钱,他勉强能过上不错的生活。

 

他很苦恼,因为他最近卡文了。

 

这个关乎生死(?)的特殊情况是在某个夜晚以后出现的——那天晚上他邂逅了一个有着一双小虎牙的男人。他们在幽暗的小巷子里擦肩而过,切实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体温,然后那个男人回头来向狛枝凪斗道歉。他偏着头的角度很恰巧,巧得仿佛命定天造,一束微光映过来,狛枝清楚地看见他那一双小虎牙。

 

活了二十多年,狛枝从不知道自己的萌点还有“小虎牙”这一项——但他切切实实地栽在那场邂逅里了。他那时刚刚写好新篇的大纲,回家以后在灯下翻看,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书里的那只犬妖死去的发展……怎么能让他死掉呢?想想它的小虎牙,狛枝为数不多的良心便涌现出来了。 

 

推翻重写也不难,他想写的题材还有不少……但是,他也无法放弃这个故事。毕竟这个故事里有一只有着小虎牙的犬妖……

 

啊,小虎牙真的可爱。

 

为了能够再次偶遇那个男人,最近几天他都频频出门夜游。他的睡眠一向不好,连日晚归使得他的黑眼圈愈加浓重,而且就算很想不开地故意往小巷子里凑,也不过是多遇见几个企图劫财的小流氓罢了。

 

于是今晚他不打算出门。合上稿纸,他点了香薰灯,薰衣草精油的香气幽幽地弥散开来。他伸了个懒腰,正要爬到床上去做一个有小虎牙的梦,客厅方向传来的巨大而急促的扭动门把的声音便把他吓了一跳。

 

要形容的话,那个人的急迫程度堪比嫖客——还是最为急色的嫖客。门外的人用足以让门把手摇摇欲坠的力道试图开门。狛枝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夜游为自己招来了今晚的祸患。他皱眉看着微微晃动的门板,虽然不想靠近,但他还是凑到猫眼上看了一下来人。

 

他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

 

红色眼睛的不速之客似乎感觉到了他的靠近,本来凝视着门把的目光一抬,在猫眼里准确地对上了狛枝的视线。

 

然后他不再拧动门把。他的表情和他的动作完全不相配,他冷静得让人怀疑他是否只是一尊能够以假乱真的蜡像——但是,虽然猫眼里的视物有些变形,狛枝还是发觉这个人有些眼熟。似乎,这个人的五官和自己心心念念的小虎牙极为相似……

 

他犹豫着要不要开门。之前是他懒得应付不怀好意的来者,但是如果这位“不怀好意的来者”和小虎牙有关,那就另当别论。但是那人后退几步,然后毫不犹豫地——

 

提腿就踹?狛枝希望如此。即使要修理自家大门也没有关系,为了再次见到那个男人,付出这点程度的不幸,他还是做得到的。

 

……然而那个人扭头就走了。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走。他走得很快,迅速地消失了。狛枝好不容易打开重重门锁想要追上去,面对的已经是空荡荡的楼道。

 

他倚在门框上愣了一阵,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遗憾迅速在他心里扩展成一个不大不小的空洞。

 

重新把门锁好,回到卧室,狛枝还沉浸在刚才的事件中。他敏锐地感觉到,虽然不速之客的五官和小虎牙男人极为相似,但他们不像是同一个人。他和小虎牙只有一面之缘,不至于招惹来对方的关系人吧?虽说他最近的夜游是为了寻找小虎牙,但是独来独往的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即使小虎牙是类似于他的同窗正在研究着的神秘生物一般的重要存在、需要被限制接触,关系人应当也无从知晓狛枝凪斗对他有不轨意图。

 

他缓缓踱回卧室,却在一室香氛中听到窗外一声小小的喷嚏声。

 

他住在三楼,但二楼的人打喷嚏也绝不至于如此接近。他看了一眼敞开着的窗户,正要走近查看,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窗户下一跃而起,像一只巨大的夜枭,动作略显狼狈地冲进了房间里,完成了一次……民宅入侵。

 

书桌就摆在窗边,来者不甚优雅的入侵方式不可避免地刮到了桌上的一叠稿纸,白色的纸张纷扬落下。狛枝一时不知该先去捡稿纸为好还是先弄清楚来者有何用意为好,表情变得纠结起来。

 

还未等他做出决定,入侵者已经爬起来了。此时他的动作真切地像一个最为急色的嫖客,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个箭步冲到了狛枝面前,然后他一歪头,咬住了狛枝的脖子……只给了狛枝一秒钟的时间看清那张脸,和莫名湿润的唇间隐约而现的一双小虎牙。

 

和砸门之人极为相似的五官,眼眸却并非幽深的红色,而是那天夜里惊鸿一瞥的绿色。加上正咬在自己脖子上的尖锐的小虎牙,狛枝凪斗已经确定,这个入侵者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邂逅对象……

 

可是,第二次见面就咬自己脖子,没想到小虎牙看上去是个严肃的人,实际上却这么开放呢……

 

萌到了狛枝的小虎牙并非仅是可爱的摆设,一阵痛感之后,伏在自己颈间的男人开始吮吸蜿蜒淌下的鲜血。狛枝素来有些轻微的贫血,没过多久便晕眩起来,同时耳边湿润的吸吮声和缠绵麻痒的痛感也让他的某个部位产生了不可描述的变化……他努力推了推对方,但沉迷在进食之中的男人发出了一声抗拒的鼻音,完全不肯动。

 

……危险的小虎牙。

 

狛枝倒不害怕自己失血过多最后被送去医院。事实上他的运气一直很好,这次他也相信某个能够制止小虎牙的转机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刻出现。颈间毛绒绒的脑袋有点像某种大型犬类的触感,狛枝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上去,发丝之间有温热的触感。

 

让人略微有些沉溺和意乱情迷的吸吮突然间停止了。只剩下进食本能的男人贪恋地舔了舔伤口附近,然后抬起头。狛枝以为他是恢复意识了,不想他眯着眼,有些难受地皱着眉,抬起手遮住自己还染着点点鲜红的嘴,然后——打了个喷嚏。

 

又是一个。

 

第三个。

 

……连绵不绝。

 

嗅了嗅空气中弥散的精油气息,就连狛枝的鼻子都有些痒痒的。他扭头看着他早先点起的熏香灯。本来是根据同窗用助眠的建议而点起,想不到还算得上是……救了自己一命。

 

 

第二天,狛枝难得的起晚了。

 

他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的床上,睁眼就是雪白的天花板。厨房有滋滋的油声,他困惑了片刻——昨晚的“食客”该不会还留在自己屋子里吧?

 

至于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虽然他很在意,但不太敢摸上去,他讨厌疼痛。怪不得这类特殊“食客”在进食的时候还会给“食物”一点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就像掺着蜂蜜的毒药,明知喝下去危及生命,但每一口都甜得让人心防全消。

 

他摇摇晃晃地下床。昨晚,小虎牙被喷嚏打断了进食以后,就毫无预兆地陷入了昏睡。可怜狛枝这个因为贫血而晕乎乎着的室内型还要把他拖去客房。那个男人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尤其是他的黑西装外套下的白色衬衫被胸膛绷紧的模样,似乎令狛枝的晕眩症状更加严重了。

 

——安置他是个各种意义上挑战身心的决定。

 

不过累了一番,狛枝意外的睡意昏沉,回到卧室以后沾床就睡,直到现在日上三竿,颇有“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沦陷感。

 

他懒得穿上拖鞋,洗漱之后悄然无声地走到厨房外。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男子外罩围裙,背对着他正在煎蛋,手边已经摆好了两碟烤好的面包片。狛枝自认动作轻巧,但男子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到来,局促不安地扭过头来,一双蕴着亮光的眸子充满歉意地看着狛枝。

 

可惜没能看到他可爱的小虎牙……

 

“……咳,呃,你好。昨晚私自闯进你家,我……很抱歉。”对方挥了挥锅铲,露出尴尬的神情,“即使是这样你还是收留了我一个晚上,实在非常感谢。我看见了你购置的厨房用具,猜测你可能比较喜欢洋食,于是做了这样的一顿早餐……”

 

“煎蛋要焦了哦。”

 

“……!”

 

对方立刻转身继续料理平底锅上色泽金黄的煎蛋,而狛枝饶有趣味地看着他的背影。白衬衫被松松地收进裤腰,若隐若现的腰臀曲线引人遐想,围裙的衣带绕到腰后,意外的不算违和。真糟糕,狛枝快要迷上他了。这个男人有太多不同的面目。严肃的脸和扣到最顶一颗扣子的衬衫、可爱的小虎牙和不自知的诱惑腰线,明明在诚心诚意做着道歉,却还在试图掩饰他咬了自己脖子的事情,这样可爱的侥幸心理……

 

“你的观察力真敏锐呢,我确实更喜欢洋食。”或许和他的职业有关。写作的人大多喜欢用咖啡提神,用酒引诱酣梦,与之成套的便是洋食。加之狛枝独居,如果烤几片面包就能填饱肚子,那何必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

 

狛枝看着男子将煎蛋装碟,于是自告奋勇,替他把两人份的早餐端去了餐桌。男子随后跟来,有些困扰地摸了摸耳根,将手里的两杯牛奶放在桌上:“擅自看了看你的冰箱,找到了牛奶,也还没有过期的样子……”

 

狛枝笑眯眯地示意他坐下:“你替我这样没用的人做早餐,我很开心,所以翻了我冰箱的事情你可以不用在意。比起这个……”狛枝刚才对着镜子观察了自己的脖子,昨晚清晰地留下痛感的地方现在只剩两枚小小的红印,“我记得昨晚你做了比私闯民宅更过分的事情呢。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男子一脸的“好想假装没听见”都被狛枝看在眼里。他万分愉悦地低低笑起来,用叉子插起一小块煎蛋放进嘴里。对方的厨艺非常棒。虽然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微小到像他不再喜欢吃樱饼的假设实现一般,他还是不禁设想起种种把小虎牙留在身边的方式和手段。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39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