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绝望是一首灰色的镇魂歌-1-

此时,十五人仍是绝望残党。

江之岛盾子的死是绝望狂欢的高潮。

某座灰色的城市里,狛枝凪斗遇见了神座出流。

×狛日无差,病枝出没,内含瞎扯蛋哲学。有时间操作,因为冰沼又蠢又懒不太想去考证时间线了,就当这个故事发生在平行空间吧。

 

-1-

以“希望之峰学园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为序幕,世界被绝望吞噬。

绝望是灰色的,浸染了整座城市,连带着从天台上刮过的风也是灰色的,像画家信手一挥成就的一道笔迹。神座出流的黑发被灰色的风撩起,发间露出红色的眼,毫无感情地俯视着街道上正发生的一起斗殴。

或许说斗殴都是高抬被施暴者了,他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揍而已,血液淌下来,迅速地冷却了,沾到挥起又落下的球棒上,很快就只是一道脏污的痕迹。

哭喊声和怒吼声何其相像,都是灰色的,满溢着不甘和绝望。

这就是那个人想要看到的。

『那么,你呢?这是你想要看到的么?』

“无聊。”

『干脆救救他们吧。』

神座出流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无聊透顶。”

残存在脑中的意识安静下来。

 

神座出流正在逃亡的路上。

江之岛盾子死去了。她败得彻底,干脆一死了之,拥抱绝望。超高校级的绝望们狂热地瓜分了她的尸体,以为这样能把“绝望”的概念留住。未来机关开始追捕绝望残党们。

于是,神座出流开始逃亡——说是逃亡,其实也算不上。他没有害怕的情绪,只是自己的身体过于脆弱,要正面应付未来机关还是稍显吃力。他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还不能像江之岛一样失败。

他拥有很多项才能,要摆脱追兵统统都是小菜一碟。然而这几天他似乎被一个绝望残党缠住了,不知那人有什么才能,竟然总是能够“碰巧”找到自己。

 

第一次见到那个绝望残党,似乎是日向创残存的意识闹得很凶的时候。

江之岛盾子把她导演的“互相杀戮的学园生活”直播到所有的电视荧幕上了,神座出流无事可做,也就无聊地看着。全世界都是灰色的,他迫不得已地被彩色的东西吸引住。或许这就是那位绝望小姐衣着明丽的原因?如果是灰色的她,大概无法拥有如今这般规模的信徒吧。

他看着凶手将自己的好友残杀,心里不起波澜。倒是那个平时一直安静的原主人闹起来了。

『好……好过分!!这样的事情……引导着这样残酷的事情发生!!』

还挺有正义感。神座出流把这个词套入日向创的反应,将这种情绪划归入“无聊透顶”的类型去。

『神、神座……出流!』时至今日,那位预备学科的学员还是不能很流畅地念出这个拗口的名字,然而气势一分不减,『你不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无聊吗?觉得无聊的话就去制止它!这种残忍的行为……』

“我拒绝。”

神座出流的确觉得互相杀戮的直播非常无聊,但是这和他将要达成的目的有关。

原本,神座出流应该是没有一点情绪反应的,但是大概是日向创的意识部分残留的缘故,他可以感受到深刻的无聊,也可以识别日向创产生的情绪反应。大部分反应他都觉得无聊透顶,唯有“欲望”的感觉被他学习下来。

江之岛盾子很满意这一过程。本来神座出流去散播绝望的时候都像是做一件可有可无的事,虽然他有着那么多的才能,所达到的效果却不如预想中好。现在的神座出流懂得了“想要”是什么感觉,做事情也卖力了许多,隐隐有成为超高校级的绝望二把手的势头。

『为什么拒绝……你在做的是错误的事情啊!』

这和正确性无关,他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可是他还是淡淡地开口反驳:“要说错误的话,从憧憬希望那一刻就开始了吧?”

是呀,大概是如此。

要不是希望之峰学园憧憬着希望,也就不会制造出神座出流,那么希望之峰学园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也就不会发生。要不是日向创憧憬着希望,他也不会接受那一场大脑改造手术,导致自己在世上的消失。

『可是……憧憬希望是错误的事情吗?这……』

日向创果然陷入了迷茫。

“——啊啦,听见感兴趣的话了呢。”

神座出流应声抬头。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白色的头发火焰一般散开来的青年,白皙到病态的肤色很好地衬托出他眼里的绝望,那也是浓浓的灰色。神座出流立刻对他失去了兴趣。灰色,到处都是灰色的。没有光鲜亮丽的绝望,也没有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希望。

大魔王已经统治了全世界,所有的臣民都没有反抗之力。这样的游戏还有什么玩下去的价值?

——啊,只剩下未来机关。那个腐朽的组织会在人们的心中重建希望……更糟糕了。

这个世界真是无聊透顶,怎么走都是无聊的结局。灰色的世界和充满愚蠢希望的世界,全都糟糕透顶。

那个青年说话了,尾音带颤,并非因为恐惧。

“你刚才说,憧憬希望是一切错误的源头吧?”

他没有等待神座出流的回答,——实际上神座出流也不打算回应他。他自顾自地抱住了自己的肩膀,兴奋地说起来。

“我也这么觉得呢!虽然由我这样的渣滓和尊敬的先生您持有同样的意见大概是会让您作呕的事情吧……那些自不量力的人只要朝希望跪拜就可以了!期待着自己也能成为希望的化身,简直是小丑一样的行为!”

『……』神座出流听见脑内的意识残片发出了受伤一般的声音。确实,和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疯子话里相符合的形象,无疑就是毫无才能却憧憬希望、于是接受了人工希望计划的日向创。

“像我一样,梦想着成为希望的踏脚石就好……反正是我这样无用的废物,能够成为希望的踏脚石,也算是为自己一无是处的人生创造了一点价值哦?”

“……无聊。”

“……啊,和我的对话让您觉得烦厌了吗?那可真是对不起,相当对不起。”

“我是说,你的手。”神座出流盯着那人放在肩上的左手,那只手纤细柔美,指甲上抹着艳丽的大红色指甲油。他认得那只手,“江之岛的左手么?你是超高校级的绝望吧。明明信仰着绝望,却还口口声声说着希望的降临,简直就像是期待基督降世的撒旦教信徒一样无聊。”

青年露出病态的笑容。他放下左手,细细端详起来,笑道:“这个呀,是我为了打败绝望而做出的努力。”

可是神座出流没有在他的眼里看见一点点希望。看来他的努力失败了吧。

『这个家伙……好可怕呀。』日向创坦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神座出流没有害怕的情绪,但他也不想和这个青年呆在一起再多一分一秒。他抛下这位不速之客,离开了放映着互相杀戮节目的酒吧。

 

“真巧呀,又见面了。”

隔天,不想被一场集体斗殴事件波及的神座出流绕进小巷里,三个转角之后遇见了那个青年。

“之前的那场谈话还没结束呢……嘛,大概也是我单方面地想要继续吧?”他将双手插进外套口袋里,从倚在墙上的姿势转变为直立着挡在神座出流的身前,可惜他的纤细体态使得这样的封锁举动近乎毫无意义,“那样一番深入的谈话以后,来一场自我介绍不是非常合适的吗?我是狛枝凪斗,苟且偷生于世的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您一定是什么光辉的存在吧?虽然,哈,您身上弥漫着的绝望气息也非常浓重,污浊得像是百年的沼泽或者粪坑一样呢。”

『竟然就这样对第二次见面的人说出了这么伤人的话语啊……?!』日向创抱怨起来,『性格真是太糟糕了。难怪会变成绝望党人吧。』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狠狠地批判了你的选择啊……”神座出流低声嘟囔着,当作是对日向的回应,转身想要寻找别的道路离开。

“我猜你拥有特别的找路才能。嗯,像是‘超高校级的方向感’之类的?”

听到狛枝的话,神座出流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对你而言这个消息堪称不幸,毕竟是被我这样的废物浪费着时间——可对我而言,这个街区因为那场越发严重恶劣的斗殴事件而就在刚刚被封锁,可是再好不过的消息。”狛枝发出了满是恶意的笑声,“来,让我们继续自我介绍吧!你是谁呢?让人恶心的程度和那家伙不相上下……”

原来只是街区被封锁了,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神座出流继续离开的步伐,充耳不闻地向着选定的方向离去。

狛枝凪斗没有追上来。

“他拥有超高校级的幸运才能吧?”

『似乎是的……因为和他同年入学所以知道一点关于他的事。传闻中性格特别糟糕,是个危险人物,但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希望厨。我本以为他不会加入超高校级的绝望阵营的……』

“毕竟只是预备学科,估算错误也不是稀奇事。”

『……神座君,你的性格也很糟糕诶。』

“我没有性格。”

 

那么,接下来的许多次“偶遇”也就可以解释了,毕竟想见自己的人拥有着“运气”这项才能啊。

神座出流并没有试图刻意躲避他,只是做好了独处时光时刻会被打扰的心理准备。此刻在天台上,日向创安静下来的一秒钟后,天台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狛枝的脸从门后探出来。

他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然而那诚心诚意的歉意怎么看都很欠揍:“啊啦,我不是故意的,这座城市里有太多年久失修的建筑了……我这样的蝼蚁打断了神座君的独处,真是罪该万死。”

“……”

『他喊你神座君诶。』

“我知道。”神座出流没有表示惊讶,然而这样的态度就是默认。

狛枝凪斗的笑意顿时恶意三分。他没有再靠近神座出流,仿佛对他感到厌恶一般,张开那张吐出毒汁的嘴。

“果然是你,‘超高校级的希望’。哈哈哈,这个称号真是讽刺,你就是希望之峰学园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的犯人吧?再看你这污浊腐烂的气息……啊啊,快给我向‘希望’这个词道歉啊。太恶心了。”

“我无意成为你们的‘希望’。”神座出流冷淡道,“无聊。你们自己的妄想,却要我来帮你们实现,无能至极,又愚蠢至极。”

狛枝笑道:“我同意你的说法。才能这种东西都是天生的,想要后天增加才能,让一个毫无灵气的人突然变得光芒四射,产生了这种想法的委员会真是让人绝望。”

『咕啊……』日向创再次发出了受伤的声音。

“正是你让我明白了,后天的才能和希望背道而驰。本来只要这样就好了,只要委员会能够明白,给普通人增加才能是无谓的举动,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结果,那些超高校级的才能者们纷纷向江之岛投诚了么……”神座出流沉吟道,“这就是你坠入绝望的原因?”

狛枝露出不耐的神色:“我说了,这是我和绝望的战斗,也是我成为希望的踏脚石的计划的其中一步。确实,那些才能者的脆弱让我非常失望,可是,只要踏过他们,就会有很棒很棒的‘绝对希望’的出现了!!”他的语气忽然激昂起来,“这种遍地绝望的局面一定是上天赐予我的最大的幸运!足以抵消我所看中的‘希望’的陨落——如此的不幸!这样的世界不是很好么?”

『这个疯子在说什么呀……?!』

“你看,完全灰暗的世界,还有着你这样的恶心存在……哪怕一点点的希望都能绽放出比和平盛世更耀眼十倍的光芒!那样的希望也必定是相当坚强的……最后,‘希望’会来找到你。”

因为狛枝毫不掩饰散发出的恶意,神座出流不适地皱眉。

“就好像RPG游戏一样,你一定就是最后的BOSS,打败你就可以通关了。你真是一块不错的踏脚石……啊啊,我相形见绌了呢,连希望的踏脚石都做不好的无能的我……真是废物……”

“无聊。”神座出流站起来,“我要离开了,不要再跟着我。”

狛枝微微睁大双眼:“诶?可是,我正要宣布我苦思一夜做出的重大决定哦。”

“不要跟着我。”神座出流重复道。

“——我要跟着你。”这是微笑着的狛枝凪斗挑衅般吐露的言语。

 

“开始讨厌我了吗?不过无所谓哦。遇见你虽是不幸,但或许你能指引我看到更加辉煌的幸运……那就是‘希望’的耀眼存在吧。”

“不要擅自把你的妄想寄托在我的身上。”

“哈啊?你是什么货色,也敢用这样的语气来命令我么。”狛枝带着轻蔑的神色靠近,“像你这样‘人工的希望’,是最糟糕的瑕疵品,比我还不适合活在世上……你是得到了怎样的自信,才允许自己昂首挺胸地走在路上的呢?”

——因为我承载着希望。神座出流差点将这句话说出口了。

因为他的出现取代了一个无辜的人格,因为他将要去做一件对于绝望信徒而言是“希望”的事情。

或许因为他仇视这个世界,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敌意也完全不放在眼里。相看两相厌的话就无视对方好了。

要是狛枝凪斗懂得这个道理就好了。神座出流心底涌出难言的焦躁。

狛枝似乎是觉得自己已经取胜,于是收起了那些恶毒的言语,做出一副很有礼貌的温柔样子来,轻声细语道:“你看,我并不想用我的真心话伤害你,毕竟我们要同行一段时间,闹僵了也不好。不如从现在开始,你允许我和你一起行动,而我也竭尽全力,扮演你的——好朋友,好吗?神座君没有朋友吧。”

『我觉得这个家伙也肯定没有朋友啊……!我见过最混蛋的家伙就是他了。』

对这句话,神座出流简直不能更同意。他推开狛枝凪斗,离开了天台。


×AND THEN?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