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牵手与失眠

*短小

*祝浪 @废浪 生日快乐!被你讹了个段子!(捂着肝

*情诗十题第五题延伸,顺便一提剩下没写过的题大概随缘更新,不一定写x好奇前四题的话可以戳戳这里


与你牵手的手指, 

夜里 独自合十。——徐志摩。


对自己而言,这片沙滩是否有着别样的意义呢——以至于在失眠的时候,飘浮的脚步竟然会首先把躯体带往此处。

日向创无奈地坐在沙滩上,望着倒映月色和星空的动荡海面。在知道自己身处新世界程序之内前,他还能对头顶这片天空抱有好感,但在现在的他看来,这片海里破碎的倒影更加真实……虽然看着它也并不会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日向创依旧心烦意乱,依旧毫无睡意。

一切都源于下午的那场发生在一片昏暗之中的意外。

他低下头,让掌心相对紧贴。近似于无的温度交换让他有些低落。


不是这样的,和下午那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与和狛枝牵手那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狛枝的手真凉啊。

日向创合上了眼睛。


被狛枝牵住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甚至失态地叫出声来。狛枝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紧接着黑暗里传来他带着惊讶和笑意的声音。

“日向君,虽然这个场次要播放的是恐怖电影没错,但是现在电影还没上映呢,你要尖叫也太早了些。”

“我、我才没有尖叫……!”

“就算因为害怕而叫出声来,日向君也不会有女孩子那种惹人怜爱的感觉啦。”

“谁打算要那什么惹人怜爱的感觉啊!”

狛枝压不住笑意,终于笑出声来。他手里拿着学生手册,屏幕亮起微弱的光,用于照亮两人脚下的台阶,此时因为他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地上那块淡淡的光亮也摇晃不定,看得人头晕。日向本就为了要看清脚下而尽可能靠近狛枝,现在更是被牵住了手,自觉已经做出了很大牺牲,此时狛枝很不靠谱的光顾着笑却不好好走路,气得日向迈开步子,踩了狛枝一脚。

“呜、呜哇,日向君生气了吗?抱歉抱歉,那么我们就坐在这里吧。”

狛枝憋回笑意,拉着日向就近坐下。


这牵手宛若酷刑。每一分每一秒日向都觉得握着自己的手的并非狛枝凪斗,而是幽灵。幽灵将他冰块一样冒着寒气的手塞进日向掌心,又不甘心地挪动着,让那寒气把日向的五指分别缠绕,死亡的气息寸寸攀援。

日向创同时又深知,握着自己的手的正是狛枝凪斗。活着的狛枝凪斗,未曾用小刀划伤过自己的大腿和手臂的狛枝凪斗,死亡的事实被推翻于是得以好好活着的狛枝凪斗。照理说他应该温暖一些,但他的手还是冰凉,黑暗里伸出来,像是地狱里的骸骨在向日向打招呼,又毫无预警地将日向的手一把握住,吓得他叫出声来,一瞬间以为自己正在为躺在地上了无生机的狛枝验尸。

那时他盯着绑在狛枝手腕上被烧断一截的绳子,沿着绳子看到那干净无损的绿色袖口,视线又追着干涸的血迹,最终凝固在狛枝掌心那被小刀钉穿的伤口边缘。为了方便自己发现线索,他当时单膝跪在狛枝身边,距离算来正好。于是日向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拢住已经冰冷坚硬得有了铁器的触感的那只手,有短暂的三秒,他处于无法思考的状态——只是深刻地意识到,狛枝的手真凉啊。

“喂,你……不把手松开吗?”

日向瞥眼看着已经和自己十指相扣起来的狛枝的右手,又瞥一眼故作正经地看着荧幕的狛枝的脸,犹豫了片刻,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

狛枝的语气轻快得不像是在看恐怖电影,他道:“不松,日向君的手很温暖,正好借我暖暖手——日向君,你会助我一臂之力的吧?”

“……这算什么‘助你一臂之力’啊?”

日向低声喃喃着,视线转回荧幕上。他心不在焉地看着晃动的惊骇人影,心思全都放在两人相贴的掌心处。


怎么会有如此矛盾之事呢……活着的人却像幽灵一样冰冷,曾对自己恶语相向的人却主动牵着自己穿过浓稠的黑暗,那么忌惮对方的恶意的自己竟然同意和狛枝凪斗一同来看恐怖电影,而且看上去狛枝还打算全程维持十指相扣的姿势……

等等,十指相扣?为什么啊?

日向惊得寒毛直竖,一把把手抽回来,讶然地看着狛枝。

白发柔软的青年扭过头来,冲他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可是荧幕上光影晃动,狛枝的笑容也在和善和骇人的两个极端之间摆动——比起无趣的电影特效,还是这个更加吓人一些,差点要夺门而出的日向腿一软,跌回软软的座椅里。

于是狛枝正大光明的把日向收在胸前的左手握住,再度拉到二人中间,仿佛要安慰他似的轻轻拍着日向的手背。也许是沾染了日向的体温的缘故,他的掌心也带了些熨帖的温度,轻淡的热度一次次一触即走,让人想起春天花瓣的轻吻。

——竟然让当时的自己,逐渐安心下来,甚至有了些许的困意。


而与之相对的是,临到睡前,日向发觉自己心乱如麻到失眠,不得不跑到沙滩上来吹海风。

“……反正迟早会变回那个厌恶着我的狛枝凪斗的吧。”

他出神地望着海面上闪动的萤火般的月光。

那样也无所谓……反正只要狛枝凪斗能够醒来,那就是很好的结局了。

至于曾在这片沙滩上见识过的那人的温柔、一片黑暗中牵起自己的手的好意和轻拍自己手背安慰自己的体贴,都只是程序里失忆所致的意外,宛若头顶虚假的星空一般……越是看着,反而越是不安。

这么一想,真羡慕那个对自己的身份和狛枝的真面目都一无所知的自己啊……

日向长呼一口气,双手撑地,站起身来。抬手拍去裤子上沾着的细沙,他一回身,不经意间看到状似外套下摆一角的一抹绿色倏忽间消失在沙滩的出口处。

日向:“???”

他连忙追出去,可是环岛的路上根本看不见人影。


-暂时fin-


*不知道为什么生贺就是无法产出彻底的小甜饼,很奇怪。

*总而言之电影没有给任何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是好电影,狛枝和日向都不推荐(喂

*狛枝听见日向自言自语的最后一句话了。照应日向羡慕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将来的狛枝也会羡慕听到那句话之前的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的——但这是下一次更新的事情了(喂

*最后再说一次,浪生日快乐!!给你比心!!啾咪啾咪!!x

评论 ( 13 )
热度 ( 68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