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情诗十题>前四题

这篇是献祭给狛枝换取考试顺利不挂科的幸运的祭品x

原题链接戳戳这里←(三楼,感谢原作者蚺血~)

*第二题参考了日剧《你是我命中注定的人》的片段之一

01

如果我中止诉说,如果我意外的忘却了你。——海子。

狛枝凪斗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而入学的那一天,天气非常晴朗。意外的是前夜下过雨。不过至日出时,路面的水渍已经被蒸干了,只余空气里残留着的淡淡的雨水的气息在因果关系里牵连着那些沥干水分飘远了的雨云,那场已经成为过去的雨的存在便在逻辑里清晰了几分。

干爽的地面和清新的空气让走在穿着黑西装的预备学科之间这件事也变得好接受了些。把稍微下滑的单肩包再度提回肩膀上,狛枝放慢脚步,远远眺望着希望峰学园那碑石一般耸立着的本科楼。

包括自己在内,走进那栋楼的人,谁都会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吧——会参与到垒成希望的丰碑这一件旷世伟业中来,一起歌颂希望吧。

这么想着的同时,不绝的穿着黑西装的学生河水一般从他身边流过。间杂着的本科生显得格外显眼……换一种说法就是预备学科生们全都像是背景板一样灰暗吧,毕竟是没有希望可言的、完全看不出闪光点的完全没有才能的普通人们。

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平凡的人们。

然而其中一人偏过头来,用那双黄绿色的眼看了看狛枝,似乎感到意外一般犹疑了片刻。

狛枝凪斗也讶然地看着他……雨水的气息忽然在嗅觉中格外清晰,丝线一般牵动久远过去的一角。格外鲜明的是那枯草一般的颜色。该不会其实在哪里见过吧,也许是某个秋季的午后,雨刚刚停……自己牵着小狗经过一片半枯半绿的草坪,在那旁边的长凳上坐着——

但对方很快回过头去,直视前方,继续走向那所矗立着希望的碑石的学园。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句恍然大悟的感慨被骤然扯断,气声飘散在雨后的清晨里,剩下的部分被噎回喉间。

(眼睛仿佛被烙伤了。不知怎么的,后来总是想起那双枯草色的眼睛。)

啊,不过是区区预备学科而已。

乖乖地做希望的陪衬不就好了吗?甘心于做灰暗的背景板不就好了吗?

再之后,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夜晚便多得不能尽数。

02

你还没来,我还在等。——顾城。

初诣日。

清晨才从家门走出来,清冷的风一吹,狛枝不由得捂住了鼻子,止住一个喷嚏。

一只鸟从他头顶飞过,停在电线杆上叫了几声,声音在行人寥寥的街道上回荡。抱着晨起散步的心态,狛枝慢悠悠地走了许久,才来到神社脚下。一路上行人越来越多,鸟居下已经排起了队。

狛枝犹豫了片刻是否该直接回家,就被人潮一挤,身不由己地踏进队伍中去。

慢腾腾地挪动的时候,他想了些关于神的事情,想了些关于希望的事情,想了些独自一人进行的初诣已经有好多次了的无关紧要的事情。净手后他离开了队伍,往拜殿走去,怀着抵触的心情混进了远远就朝殿内抛出钱币的人群中。

掏出硬币——想要看见希望的诞生。

他抬手,将小小的钱币抛出。

晨光里,金色的亮点如成群的萤火虫一般扑向殿前。

他恨不得赶快从人群里抽身,便没在多看,匆匆远离了拜殿。于是狛枝错过了人群中某个人的异常反应——那人被一枚钱币砸了肩膀,又下意识接住它,回头犹疑地望向人群。

他回过头来,想着这不知是寄托了什么愿望的钱币,自己一并投出去算了。

抛出硬币——想要成为能够为自己感到自豪的人。

两只萤火虫从他手中翩翩划出弧线,落入赛钱箱。

03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泰戈尔。

自己吃着早餐时,坐在对面的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这既让人难为情也让人生气。

日向创放下勺子,无言地瞪着狛枝凪斗。

“诶?日向君吃好了吗?总觉得比起你往日的饭量来说,今天吃得有点少呢……”

狛枝迅速收起那个让人看着就不禁想“他是变态吗”的笑容,皱着眉审视起日向盘内的食物余量。他面前摆着的碟子已经空了,不过不是因为他吃得快,单纯是取来的食物太少了。

怎么看都太少了……虽然狛枝坚持自己最近已经有在多吃一些了。至于是为了什么,大概不是为了采集而做准备……应该不是。

话说回来,他还知道自己平时的饭量啊,观察得也太细致了吧。

“身体不舒服吗?……日向君为什么一声不吭地看着我啊。”狛枝托着下巴,轻轻笑起来,“不过,能被日向君注视这么久,这也算是我的幸运吧。”

“你刚才也是吧?一声不吭地盯着我吃东西的样子……”日向忍不住回敬道。

“我是因为很在意日向君才一直看着的。日向君又是为什么盯着我看呢?”

“……闭嘴啦你。”

日向低下头,重新拿起勺子。因为他过大的动作,钢制的勺子和白瓷碟一撞,突兀的清亮响声里,他动作一顿,耳尖迅速红了。

04

靠近窗户,本次列车的终点是你。——北岛

已经一个月没能和狛枝见面了。

想到这一点,日向的心情就因为焦灼而膨胀起来,满满地盈在胸腔里,连呼吸的空间都被占据了。他拨开通讯耳麦的开关,听着对面仿佛漫无止境的电流杂音,合上眼睛深呼吸了三次。

“还有约八分钟到达会合地点。”直升机驾驶员汇报道。

他回过神来:“啊,谢谢。”

日向创偏头望着窗外。俯瞰视角里,城市像是乐高积木搭起的玩具,方方正正的群落缓慢推移向后方。狛枝凪斗应当就在某幢大楼的天台上,画好黄色的降落记号,仰头等着自己搭乘的这架直升机吧……

他按了按耳麦,忍不住低声对着杂音说话:“喂,狛枝……”

——然后他仓促地收住话音。对面的杂音弱下去,而日向熟悉不已的那个声音犹如浮出海面的冰山一般, 透过滋滋的干扰音,存在感骤然无比鲜明:“喂,日……滋滋……听得……日向君?”

“……听、听得到。”

因为紧张而稍微结巴了一下。这结巴被对面那人敏锐地捕捉到,于是他发出带着调侃意味的轻笑声,又故意压低声音道:“好久不见了,日向君。”

这是他在床上惯用的调情伎俩。日向一听他的语气,身体就擅自起了反应。他紧张地看一眼驾驶员的背影,生怕他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再难堪地警告对方:“狛枝……!”

“唉,我啊,果然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都怪我的任务进展不顺利,才在这边呆上了一个月,还拖累得日向君要来这边增援……”

“本来这个任务就不好完成,机关人手不足也是事实,不管是任务拖了一个月还是需要增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日向创确认了背上的伞包佩戴无误,又看了看窗外。这次他见到了远处一座大楼顶上的黄色标记,以及天台边缘孤零零站着的小小人影。

“你站的位置也太危险了吧!给我站到天台中央去!”

“诶?天台中央?那里是预定的降落地点吧……”

“我会跳伞下来的,直升机抛下物资以后直接回程。”

于是那个穿着黑西装的人影听话地跑到黄色标记的中央。日向移动到舱门旁,判断了一下位置。

“那我开舱门了。”

打开舱门的瞬间,风灌进直升机里,也一并灌进耳麦中。日向创匆忙捂住麦克风。

狛枝在很远很远的地面上,张开双臂。这一个月来他可能又瘦了些,或者是两人相隔太远造成的错觉,日向总觉得他像个伶伶的衣架子,未来机关的黑色制服都显得有些宽松了。

日向小声道——你……那个,你要接住我啊。

“嗯?日向君刚刚说了什么?风好大,我没听清楚……”

狛枝听见的应该只有猎猎风声,他连说话的音量都提高了许多。日向也大声喊道:“没什么!总之我跳了!”

日向创有些紧张,但不是因为下坠时的失重感,而是因为自己正在切实地接近狛枝凪斗。然后日向创拉开伞包。噗的一声,降落伞大大张开,在他背后鼓鼓囊囊的像一朵蘑菇,拖慢了他下落的速度。

耳麦里传来狛枝撒娇般的低语:“日向君还要飘多久呢?我好想拥抱日向君啊……都一个月没能碰到日向君的身体了,我要因为没电而停止运作了哦。”

日向抿着嘴调整下落的位置,冲着狛枝悠悠地落下去。

眼中映出的那张一个月未见的脸上带着欣然的笑意,蓝灰色的眼专注地凝视进日向眼中。他恍惚间以为自己是要落进那片化冻了的温柔的冰河里去,便顺从地扑进狛枝张开的怀抱中,并且小心翼翼地——假装不经意地让自己的嘴唇轻轻蹭过狛枝嘴角。

抱着从天而降的日向,狛枝顺势倒下去。巨大的伞盖遮天蔽日地落下来,他们被严严实实地盖在下面。

日向闭着眼蹭了蹭狛枝的肩膀。一个月的空白终于被熟悉的狛枝的气息填补完整……他强打精神,才不至于在突如其来的放松状态之中睡过去。

“充好电了……就能继续执行任务了吧?赶紧结束这次出差,然后一起回去吧。”

狛枝发出饱含拒绝意味的鼻音,又紧了紧手臂。

“现在才充到1%而已哦,所以再抱一会儿……话说,我真的接住了日向君呢。好可惜啊,日向君是穿着制服来的,如果是穿着婚纱掉进我怀里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不会穿那个的……!”

评论 ( 3 )
热度 ( 69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