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沼

一棵冰沼草。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章。
锐意填坑中
日向君,最喜欢了(〃∇〃)
狛日only ,别的好吃的粮也会偶尔吃吃x
头像by漫子太太

狛日-接续长梦01

兽娘动物园paro

不知道自己的才能的日向创和幸运的兔子狛枝凪斗一起前往图书馆,寻找一个不言自明的答案。另一个问题会在路途中慢慢浮现,但答案是他们早已知晓的事情。

六月份很忙,七月份也很忙,总之先丢一更上来x

每章节最前面的加粗语句均节选自《桜の树の下》的歌词,词作者为KOKIA,稍微有些狛日的一首歌(是cp脑了),总之赞美。

祝大家,期末愉快。(眼神死)


若能得以新生……

-1-


绿草如茵,春日繁盛的情景在日向创脚边铺展开来,衔接上天边垂坠的浅灰色薄云。

然而他头顶还是一片晴空,明媚的阳光在午后带着令人微醺的气息,让他跋涉在草地里的动作有些摇摇晃晃的。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和旅伴聊天,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在不远处的那棵苹果树底下睡一个午觉,直到树荫退到他的膝盖、斜着打来的夕阳昭示了黄昏降临,日向再继续赶路。

但是那片不祥的雨云催着他在找到栖身之所前都要持续前进,因为他没有用于御寒保暖的皮毛,也没有抵御降雨的手段——而本能告诉他,长久地暴露在雨帘之中可能是危及生命的行为。


没过脚背的草叶掩盖了一个小小的凹陷,日向一脚踩进去,不由得趔趄了一下。

随即,他的背部因突如其来的气流掠动而紧张地僵硬了片刻,一声轻轻的嘶叫响起。下一秒日向创被背后暴起的某只生物按着肩膀扑倒在地,脖颈也被对方的牙齿带着威胁的意味咬住,轻微的痛感和强烈的危机感共同袭来,先前朦胧滋生的睡意被尽数驱走。


“是谁……?!”

日向创不敢扭头确认袭击者的身份。

回应他的是一阵轻轻的笑声。


两天前,他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来,睁开眼时,迎接他的是一整片碧蓝无云的晴空。

他正躺在柔软的绿草之间,呼吸着泥土微腥的气味。下意识坐起身时,放在他胸口上的一个塑料制成的名牌落在他的大腿上,他捡起来以后才明白,自己的存在被命名为“日向创”。

随即,日向创注意到名牌上除了自己的名字和“贾巴沃克公园”的标志之外别无他物,而写下这两条信息之后,名牌的正面依然显得太过空旷了一些。

一个细微的呼吸声在他肩侧响起。日向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让了让。接近他的是一位金发少女,白皙的脸颊近在咫尺,别有魅力的蓝色眼睛清澈如碧海,她正好奇地看着日向手里的名牌,似乎没有攻击日向的意思。

旋即,一个疑问在日向心里升起。

——对于其他生物的悄然接近,为什么日向创会感到如此害怕呢?

“你……你好。”最后,日向创决定率先开口打招呼。

对方回过神来,终于把视线转到日向创的脸上,相当有礼地回答了一声:“你好。”犹豫了片刻,她才继续说道,“你……是新诞生的‘朋友’呢,很高兴认识你。”

日向创回以困惑的视线。

“我的名字是索尼娅,之前一直生活在沙漠地区,是黑足猫——但是,你是什么种类的‘朋友’呢?”索尼娅再次疑惑不解地看向日向创的名牌,“我的名牌上可是注明了我的种类和才能的……你的名牌上却只有姓名。”

“种类和才能?”日向也低头看着自己的名牌。如果说那片空旷是预留给这两项信息的位置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真奇怪呀……”索尼娅最后嘟囔了一声,便站起身来,“你呢?你知道自己的种类和才能吗?”

日向创摇头。他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或许你可以往图书馆的方向去,”索尼娅抬手指了指,“图书馆里住着两位猫头鹰小姐,其中一位有着侦探的才能,也许她能判断出你的种类和才能吧。”

日向忍不住问道:“这很重要吗?”

索尼娅想了想:“也是呢,这并不重要……但是我很好奇嘛。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没有注明种族和才能的‘朋友’。”

“大家都有才能吗?”

“我所知道的‘朋友’里……是这样没错。”

日向创不由得握紧了手里的名牌。

随即,索尼娅便和他告别了——她说自己本来应该生活在沙漠地区,这次前往草原是为了拜访一位朋友,而现在她快要错过约定的时间了。她邀请了日向和她一同前行,但是日向没办法跑得像她那么快,于是只好作罢。

那之后两天内,日向创陆续遇到了另外的一些……‘朋友’,他想园区里的生物是被这样称呼的吧。他们对他都很友好,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问起了日向创的种族和才能。

对于回以“不清楚”的日向创,他们都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于是“这很重要吗”的疑问慢慢被怀疑和不安所取代。终于,日向创暗自接受了索尼娅的建议,再一次向遇到的‘朋友’问出了图书馆的方向,决定向深居简出却无所不知的猫头鹰询问自己的种类和才能。


值得一提的是,日向创还没被任何一位‘朋友’袭击过,虽然他依旧对其他生物的接近非常敏感。

这次被扑倒在草地上,可说是他目前为止的第一次遭袭。


肩膀被对方用不大不小的力气按住,剩下的武器——牙齿,则控制住了日向的脖颈、这个要害之处。要威胁试图挣扎的日向一般,对方稍稍加重了齿间的力道,还用叼着的那块皮肤磨了磨牙。

侧着头趴在地上的日向只能看见垂落在颈侧的对方的白色头发,像是云朵扯出的丝。

“你……”日向创不禁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发紧,“你要吃了我吗?”

他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警惕就是为了针对懂得埋伏猎物的肉食动物。可是——在和索尼娅见面那时,他就应该意识到,就算能够意识到危机降临,也不说明他敏捷到能够躲开暗中偷袭者的全力一击。

黑足猫也是凶猛的肉食动物,她能在日向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凑到他的颈侧,那是一偏头就能咬断他的喉咙的距离。然而索尼娅放过了他,也许是因为她那时不怎么饿。

现在意识到自己应该提高警惕也已经来不及了。日向不甘心地攥紧指间的草叶。


预料之中的颈部疼痛却始终没有到来。仿佛觉得不加反抗的日向很无聊似的,对方失望地叹了口气,放开了他。

“抱歉抱歉,没有想到我这样迟钝又弱小的草食动物也能成功按倒另一位身高和我差不多的动物,稍微有些惊讶,不由得就乐在其中地享受了一会儿……你没事吧?”

此时听到对方以轻松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日向死里逃生的喜悦都尽数变成了恼羞成怒。另一具属于生物的身躯从他背上移开后,他一翻身坐起来,警惕地瞪视袭击者。

……袭击者头顶的白色长耳慵懒地垂下来,坐在日向身前的模样分外温顺,脸上带着令人不由得放下戒心的温柔微笑。

就算他不自我介绍,日向也能认出他的种族——虽然他还没来得及考虑这项知识究竟从何而来。

“——兔子?!”

袭击者一边垂下视线,一边低低开口:“是的,我是一只没用的兔子……没有捕食的能力,能够找到鲜草和胡萝卜就非常开心了,虽然跑得很快,但这是用来逃命的能力,不像猎豹那样是为了捕捉猎物……啊啊,和威猛帅气的肉食动物们完全不同!为什么这样弱小的我能被贾巴沃克公园收留呢?真令人想不通。”

就在他滔滔不绝的当下,日向抬手摸了摸颈侧的齿痕。那处的皮肤有浅浅的凹陷,但是没有出血。

“那里还疼吗?”兔子稍微凑近了些,日向则警惕地避开了。带着被拒绝后有些受伤的神色,兔子缩回原处,说道,“我控制了力道的……但是如果这样也让你受伤了的话,那真是非常抱歉。我会对你做出补偿的啦。”

“……你觉得无缘无故袭击了路人之后,只需要道歉和补偿就能解决问题吗?”

日向创做了个深呼吸,压制住自己的怒火,起身便要走。

兔子眼疾手快地把他拉住。

“可是,很快就要下雨了——你真的不需要到我家里躲一躲吗?”


确实如他所说,雨云被风推往这边,空气里湿润的气息越发重了。

日向抿着唇沉默了片刻。而兔子把这个反应当做他的默认,也站起身来,拉着他的手往那棵苹果树的方向走去,兴高采烈道:“还是头一次有动物愿意到我的家里来做客!啊,虽然你应该是不太情愿的……放心好啦,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草食动物,再羡慕肉食动物的威猛身姿也好,我不会再攻击你了。”

“……你刚才到底为什么要偷袭我?”

“是为了试验最近学会的捕猎技巧。”他回头,用那双晦暗不明的灰绿色眼睛瞥了日向一眼,“没想到竟然顺利地压制住了你……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啦,还以为会被反过来揍翻在地呢!我也大吃一惊哦!”

“……你这是在暗示我,都是我没有还手的错吗?”

“嗯,差不多吧,”他给出了一个冷漠得令日向有些吃惊的答案,“动物和动物之间的相处原则不就是弱肉强食吗?弱小的动物就会被杀掉,强大的动物能够掌握支配权,就算这里是贾巴沃克公园,应该也不例外吧。”

日向:“……”

他开始慎重考虑挣脱对方的手,转身逃掉的可能性。

兔子话锋一转:“所以我才想,或许我真的有‘幸运’的才能呢。面对所有——几乎所有生物的攻击都理应毫无还手之力的我,竟然安然活到现在,不管什么时候想起都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似乎习惯了处在食物链低端,说起话来语气和内容都卑微极了。日向听得不太舒服——或许是因为想到刚才完全没有还手就被区区一只兔子咬住脖子按在地上的尴尬境况吧。

如果他“无用”又“弱小”,那么轻易被制住的自己又算是如何呢?


“对了,我都忘了问你的名字了……我名叫狛枝凪斗,是弱小的兔子,才能是足够让我毫无尊严地苟且偷生的幸运。你呢?”

为了这几乎听厌的问题,日向创叹了口气。

狛枝凪斗不解地回望他。

“我名叫日向创,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动物,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才能。事实上我正想前往图书馆,听说那里有一位无所不知的猫头鹰小姐……”

日向创机械地背诵出自己已经回答过许多次的答案。脚下踩着厚厚的草的感觉很好,他心不在焉地走着。苹果树下的一座小木屋渐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才能不明?我在贾巴沃克岛呆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动物,好特殊的情况啊……”狛枝想了想,又笑道,“不过才能不明不意味着没有才能嘛,毕竟贾巴沃克岛就是有才能的动物们居住的地方啊。”

日向创烦躁地回答道:“你还真是乐观。”

“不不不,日向君,这你可说错了,我是只非常悲观的低等动物,这一点千真万确。正因为我低等又悲观,我才把自己的巢穴建在此处。因为远离水源,所以很少有动物会路过此处,我不仅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还能让其他有才能的、充满希望的动物们免受看到瘦弱又劣等的我的困扰——其实我觉得我这么做还蛮体贴的呢!”

他似乎话里有话,但嘴角挂着的是无害的愉快笑容。狛枝又牵着日向创快走几步,用推开门的动作打断了日向将要出口的话语。

扑面而来的肉桂香气让日向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想说的话瞬间被忘了个干净。

紧随着他们进屋的脚步,大雨滂沱而下,水滴擦着脚后跟落在土壤里,浸出微腥的泥土气息。狛枝连忙把门关上,兴致高扬地招呼起日向创来。

“总之,在雨停下之前,就请日向君留宿在我家里吧。最近我在喝肉桂咖啡,感觉味道还不错呢,也想煮给日向君尝尝看啊……明天要不要做一个馅饼送给日向君,当做路上的口粮呢?话说我这样的低等垃圾因为客人而这么兴奋,是不是太过得意忘形了?”

“不,没关系的……倒是狛枝你愿意让我留宿,真是帮大忙了。”

肉桂的香气弥散在屋内,意外的有着让人放松的魔力。安详的氛围和木屋的墙壁将外面如雷的雨声几乎隔绝在另一个世界——但日向创还是觉得他今晚一定睡不好,不知为何,有噩梦正在接近的预感。


评论 ( 18 )
热度 ( 59 )

© 冰沼 | Powered by LOFTER